1. <li id="wp92n"><acronym id="wp92n"><cite id="wp92n"></cite></acronym></li>
      <button id="wp92n"><object id="wp92n"><input id="wp92n"></input></object></button>
      <span id="wp92n"></span>
      <th id="wp92n"></th>

        <th id="wp92n"></th>
        <tbody id="wp92n"><pre id="wp92n"></pre></tbody>
        <dd id="wp92n"><track id="wp92n"><dl id="wp92n"></dl></track></dd>
      1. <button id="wp92n"></button>
        <li id="wp92n"><object id="wp92n"></object></li>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聚焦 > 要聞在線 > 正文
        string(1) "2"

        社會依法協同支持家庭 實現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有效供給

        發布時間:2022-02-21 10:59:42 來源:中國婦女報
        摘要: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教育、婦聯等部門要統籌協調社會資源支持服務家庭教育?!边@不僅明確了家庭教育工作的主責部門,也指明了社會力量應承擔向家庭提供支持服務的重要職責。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教育、婦聯等部門要統籌協調社會資源支持服務家庭教育。”這不僅明確了家庭教育工作的主責部門,也指明了社會力量應承擔向家庭提供支持服務的重要職責。從我國家庭教育工作的實踐來看,村居委會、學校等社會力量充分利用貼近家長的優勢,積極發揮各自所長面向家長提供各類指導服務,形成了全覆蓋、網絡化、常態化、多元化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供給體系。故家庭教育促進法基于其賦能家長的核心要義,專設“社會協同”一章,明確社會力量為家長提供家庭教育指導、支持和服務的權利與義務。

        根據服務對象和服務重點的不同,法律規定的社會力量支持服務可分為四類:

        第一,面向全體家長提供的全方位普惠性指導服務。村居委會、公共文化服務機構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新聞媒體等三類主體都是面向所有家長提供家庭教育公共服務,但服務定位有所不同:村居委員會重在設立社區家長學校等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站點,保證社區居民在家門口即能獲得常態化、高質量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圖書館、博物館、文化館、紀念館、美術館、科技館、體育場館、青少年宮、兒童活動中心等公共文化服務機構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重在發揮資源優勢,在做好公益性家庭教育宣傳、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和實踐活動等常態工作的同時,著力開發家庭教育類公共文化服務產品;廣播、電視、報刊、互聯網等新聞媒體重在承擔營造家庭教育良好社會氛圍的社會責任,向公眾宣傳正確、科學的家庭教育理念、知識和方法。

        第二,面向學生家長提供的協同育人指導服務。中小學、幼兒園應當承擔向學生家長提供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的職責:首先要建機制,即健全家庭教育工作制度,將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納入工作計劃和教師業務培訓內容;其次要供服務,即不僅要采取建立家長學校等方式,根據不同年齡段的學生特點組織常態化的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和實踐活動,還要根據家長需求提供更具回應性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對嚴重違規違紀學生的家長提供有針對性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最后要予支持,即具備條件的中小學校、幼兒園應當在教育行政部門的指導下,為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站點開展公益性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活動提供支持。在指導服務的定位方面,中小學、幼兒園重在提升家長的協同育人能力,應著力喚醒家長承擔家庭教育主體責任的自覺,提升家長的家校溝通能力和社會教育資源利用能力,促進家校社合作共育。

        第三,面向準家長和3歲以下嬰幼兒家長提供的科學育兒指導服務。一方面,醫療保健機構應當在開展婚前保健、孕產期保健服務時,對準家長開展科學養育知識的宣傳和指導,幫助他們做好為人父母的心理準備和知識準備,以更加積極健康的心態迎接新生命的到來。另一方面,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早期教育服務機構是為3歲以下嬰幼兒家長提供服務的主要責任承擔者,可通過入戶指導、親子活動、家長課堂等方式,利用互聯網等信息化手段,提供有針對性的科學養育指導,增強家庭的科學育兒能力,緩解嬰幼兒家長的育兒焦慮。同時醫療保健機構在開展兒童保健、預防接種等服務時,也應當向家長普及嬰幼兒早期發展的知識,開展育兒方法和技巧指導。

        第四,面向所有家長提供的個性化、多元化指導服務。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可以依法設立非營利性家庭教育服務機構。這類機構重在發揮其機制靈活、服務多樣的組織優勢,滿足家長個性化、多元化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需求,提供更加精準、多樣、專業的指導服務。與前三類服務不同,家庭教育服務機構提供的服務屬于非公共服務,但也應遵守下列服務規則:一是不得向出資人、設立人或者成員分配所取得的利潤;二是不得從事超出許可業務范圍的行為或作虛假、引人誤解的宣傳,尤其是不能以指導家長之名、行違法的未成年人教育培訓之實;三是不得侵犯未成年人及其家長的合法權益。

        從前述分析可以看出,法律密織了一張以各類社會力量為供給主體、兼顧不同類別家庭需求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網絡,為構建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體系提供了法治保障。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的生命在于實施。為促進社會力量更好地履行指導、支持和服務家庭教育的法定職責,在法律實施過程中應從以下三個方面著力:

        第一,發揮家庭教育指導機構的統籌協調與資源支持功能。社區家長學校、學校家長學校等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站點一直是我國提供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的主要渠道,但由于自身能力和資源有限,它們在專業人員配備、課程設計、教材開發等方面較為薄弱,可能會影響指導服務提供的實效性。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在于充分發揮依據本法第二十八條確定的家庭教育指導機構的作用。即它一方面要對轄區內社區、學校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站點進行統籌指導,開展指導培訓、考核評估、表彰和培育先進典型等工作;另一方面要開展家庭教育研究、服務人員隊伍建設和培訓、公共服務產品研發,為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站點提供科研、人才、服務產品等資源支持。

        第二,加強家庭教育服務機構的監督指導和自律管理。從現實情況來看,家庭教育服務機構存在著人員魚龍混雜、服務規范性欠缺等問題,亟須加強規制。一方面應加強政府規制,即教育、民政、衛生健康、市場監督管理等有關部門應當在各自職責范圍內,依法對家庭教育服務機構及從業人員進行指導和監督,尤其要對機構違法營利、超出許可業務范圍從業、虛假宣傳、侵害未成年人及其家長權利等行為加強監管和執法力度,防范其變形為營利性機構和學科培訓機構。另一方面應加強行業的自我規制,即家庭教育服務機構應當加強自律管理,通過制定行業規范、組織從業人員培訓等方式,提升機構服務的規范化、專業化水平,激發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的行業動力。

        第三,探索適應新生代父母特點的家庭教育指導服務。各類社會力量在依法服務的過程中,都必須遵循家庭教育指導服務的基本邏輯和規律,重點是要準確把握作為服務對象的家長,了解其服務需求和學習規律,否則難以形成有效的服務供給。故一方面應深入研究新生代父母的實際困難,探索更具問題針對性的指導服務內容體系,切實解決新生代父母面臨的新問題和新挑戰,如嬰幼兒照護、多孩教育、隔代教育、孩子網絡沉迷防治、雙減背景下的親子時間安排等。另一方面應深刻洞察新生代父母作為互聯網一代的思維特點,探究更加個性化的互動式家庭教育指導服務模式,加強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興技術的運用,做到線上線下充分融合、隨時隨地答疑解惑,充分發揮家長在指導服務中的主體作用。

        0

        av鲁丝一区鲁丝二区鲁丝三区

        1. <li id="wp92n"><acronym id="wp92n"><cite id="wp92n"></cite></acronym></li>
            <button id="wp92n"><object id="wp92n"><input id="wp92n"></input></object></button>
            <span id="wp92n"></span>
            <th id="wp92n"></th>

              <th id="wp92n"></th>
              <tbody id="wp92n"><pre id="wp92n"></pre></tbody>
              <dd id="wp92n"><track id="wp92n"><dl id="wp92n"></dl></track></dd>
            1. <button id="wp92n"></button>
              <li id="wp92n"><object id="wp92n"></object></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