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 id="wp92n"><acronym id="wp92n"><cite id="wp92n"></cite></acronym></li>
      <button id="wp92n"><object id="wp92n"><input id="wp92n"></input></object></button>
      <span id="wp92n"></span>
      <th id="wp92n"></th>

        <th id="wp92n"></th>
        <tbody id="wp92n"><pre id="wp92n"></pre></tbody>
        <dd id="wp92n"><track id="wp92n"><dl id="wp92n"></dl></track></dd>
      1. <button id="wp92n"></button>
        <li id="wp92n"><object id="wp92n"></object></li>

        當前位置:首頁>在線留言 > 留言板

        網友留言

        實名舉報成都網絡主播李老八,真名李贛,在其直播內容中大肆宣揚重男輕女思想,公然在直播過程中對其妻女施以冷暴力,更是為了熱度,引導其粉絲在其微博賬號底下發布大量涉嫌其女兒的色情戀童評論,言語粗俗不堪,令人發指。這幾天在微博等平臺被曝光后引起大量網民持續關注,引起公憤,已成為重要輿情事件,望貴部門給予關注處理。
        回復:

        您好,成都市婦聯就此事正在與相關部門進行銜接,并上報成都市網信辦,正在協調相關部門對此事進行處理。

        發表時間:2020年03月01日 00:12:23

        你好,我現在懷孕快9個月了,但是和男朋友分手了,之前剛知道懷孕,本來我不打算要,是男友一定要?,F在他好像有談戀愛很堅決的不要這個孩子,但是現在醫院說月份太大了,也不敢給我做手術,我前男友現在我連人都找不到,之前31號我找他要了200生活費,到現在一分錢都沒有給我!我懷孕以后又沒工作,現在連基本生活都成問題,我家里人一開始就不同意我生孩子,現在也不管我了。我找前男友家里,他們也說管不了。我想問一下我該怎么辦???這么久了,他就帶我去醫院做過一次B超檢查。我現在真的沒辦法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回復:

        您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市婦聯于1月13日與您聯系,詳細了解具體情況,并進行了情緒安撫及心理疏導,就您反映的問題做了詳細解答,并責成所在區(市)縣婦聯提供相應幫助。如還有需要,您可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進行咨詢,也可方便時于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輔導、糾紛調解等服務。

        發表時間:2020年01月12日 13:55:18

        你好,我現在遇到了困難,作為一名孕媽媽,遇到了前男友的威脅勒索,我已經結婚有個家庭,馬上寶寶也快出生了,但是今天我老公收到了我前男友的威脅,他用以前的私密照威脅,還說要去威脅我父母,現在他給我發消息讓我給兩萬,他就刪除這些,之前他也用過這些東西威脅勒索我一萬了,我希望你們能幫幫我!謝謝!
        回復:

        你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12月16日,市婦聯工作人員與您電話聯系,詳細了解具體情況,據您所述:您前男友于2019年2月以您的私密照片及視頻為要挾對您進行了敲詐勒索,金額為人民幣壹萬元,現又再次向您索要人民幣貳萬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條、《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四川省人民檢察院關于我省敲詐勒索罪具體數額執行標準的通知》(川高法[2013]443號)之規定,您前男友的行為已經涉嫌敲詐勒索罪。建議您報案,并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收集相關證據。如有需要,您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直接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12月15日 23:19:17

        你好,我的家屬在成都某醫院生下一子后,孕婦大出血,孩子因患多種先天性疾病雖轉院治療,但最終死亡,現與醫院協商不成,醫院表示他們無責任,但是我們發現病歷出現三個不同出生時間、末次月經時間錯誤等大量嚴重問題,并懷疑孕檢存在疏忽,導致妊娠不良結局,現想走法律途徑,娃娃大人已花光全家所有積蓄,如今不知道應該如何維權,請求婦聯幫助
        回復:

        你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11月27日,市婦聯信訪室工作人員就您反映的問題與您進行了有效的電話溝通,告知您醫療糾紛處理流程,您表示感謝。 如您還有需要,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再次直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11月25日 20:39:09

        你好,我是一個單親媽媽,我組織了一批婦女,這里面有單親媽媽,也有家庭主婦,我們想通過我組織的這個平臺,來讓這類人群不在弱勢,我們有很多方案,可以一一實行。但我們缺資源,所以想請婦聯組織給予一些幫助。
        回復:

        您好。鑒于您所描述的這種情況,可搜索關注“巾幗云創”微信公眾號,獲取創業服務信息。 “巾幗云創”以政策查詢、創業服務、項目發布三大特色功能為主體,整合資金、法律、財稅、工商、營銷等相關資源,是成都市婦聯為蓉城廣大女性打造的創新創業服務平臺。 如果您想承接社區服務項目,必須要具備相應的承接社區服務項目的資質。成都市婦女兒童類社會組織培育服務平臺可以提供注冊成立社會組織的全流程咨詢和指導服務。如有需要請聯系平臺負責人李老師,聯系電話:86038679,15208211162 。

        發表時間:2019年09月25日 22:59:47

        在我懷孕前,婆家沒有表現出任何要我生一個小孩抱養出去,都是我快要生的時候提出,當時我反對以為就過了。結果小孩出生后男方以及男方家人對小孩不聞不問,在小孩幾個月的時候曾鬧過一次離婚,男方當時說要把小孩分成兩半,問我要哪一部分。因為我產后要上班家人極力勸阻,當時沒有離婚。事后小孩被我送回我老家由我家人幫忙照看。因為老家幼兒園費用相對較低,以及家人的幫扶,那幾年未成向男方要求支付小孩學費。去年暑假,想讓小孩能適應成都環境,因此小孩接到成都猶豫是插班公立幼兒園進不去而找了一家私立。當時問了男方意見,并提出學費一人交一學期,男方當時同意。于是我先繳納了第一學期的學費,過后在婆家提到此事,婆婆提出剩下的一人一半,我當時也沒反對。到了去年底再提交學費,男方及其家人就裝聾作啞。再到后來有次和男方吵架提到小孩的學費,生活費以及各種培訓班的費用時,男方父親更是理直氣壯的說我該出,他的兒子不該出。自從小孩過來這一年,男方依舊保持著對家庭不負責任,對小孩愛理不理的狀態。因此我提出離婚,剛開始他不同意,我們冷戰幾個月后他同意離婚,但是他要將我們現住房賣掉。雖說房產是共同資產,我提出我賠付相應金額,但是他不顧我和孩子賣房后沒有居住地以及是否影響小孩將來上學,堅決要賣房才離婚。2019年8月1日晚,他挑事至我們大吵一場,同時他還對我使用暴力卡我脖子,當時小孩在場,哭著說不要打我媽媽,后來我報警,因為是家務事沒有沒傷沒死,所以警察也就了解下情況勸解一下走了。走了之后男方說要弄死我和小孩。2019年8月2日晚上9點半以后,在等我爺爺離開后,男方父親開始各種陰陽怪氣挑事,比如說他曾經和誰打架都打贏了以及他打架就沒虛過誰,剛開始沒有搭理他。后來越說越過分,和他吵起來,期間男方父親曾試圖兩次上前打我,更過分的是說要強奸我(此話有視頻作證)。如此畜生般的話從他口中說出,并且還在小區里說我不要臉。當晚我第二次報警,也是在警察走后男方再次說出要弄死我和小孩。由此我深感害怕,當晚徹夜難眠,他們父子已經嚴重威脅到我和我小孩人身安全,第二天一大早我將小孩送至娘家。等我回來后,男方蹭我不備,將所有房間鑰匙以及我鑰匙串上的房間鑰匙取走?,F在我都不知去往何處,這是我在成都唯一的住房,但是房子內住著嚴重威脅我人身安全的父子。對于這樣的男方,并且說話不算數的家庭,我希望離婚,孩子歸我,姓名也改。
        回復:

        你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工作時間,市婦聯將及時主動與您聯系,詳細了解具體情況,現就留言,建議面臨人身安全威脅時,及時報警,尋求公安機關的幫助,關于離婚、孩子扶養等問題,我們將與您溝通后做進一步分析。 如有需要,您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直接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或12345市長公開電話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08月05日 17:00:09

        求助信 成都市婦聯: 我名李敏,四川省西充人,原西充縣供銷社下崗員工,離異,身份證號512323196808090020,我舉報邛崍法院工作人員陳思靜(女)伙同他人(鄒建花(女),黃海洋(男))采取不正當軟暴力手段對我實施精神迫害,干擾我正常經營活動造成重大經濟損失,他們有預謀的非法侵占我的個人財產行為,基本情況如下: 2017年3月我作為實際出資人,成立了四川九和天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法人代表:代順明;公司實際經營董事長:代順安,我本人未參與公司實際經營管理。 2018年5月,陳思靜及其好友鄒建花經由黃海洋(化名,保釋人員)介紹向公司投資55萬元(其中陳思靜投資45萬,鄒建花投資10萬),向公司以4%的股權進行質押,并以3%的月息進行結算 ,隨后以股東身份參與公司經營活動,這所有協議都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簽訂的,另協議上并未聲明,公司虧損,應該如何償還。 2018年8月公司經營出現了虧損,陳思靜、鄒建花、黃海洋3人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我對法律的無知,在8月23號威逼我以個人名義簽下擔保人,3天后陳思靜又以公司沒有按時付息為由,同樣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在金牛區人民法院質押了我在成都市高新區中和大道紅樹灣的一套房產,凍結了公司賬戶及我的私人賬戶,并申請法院執行我的房產,其后三人聲稱退出公司,接下來就是我噩夢的開始: 因公司和我本人無力償還債務,我本人和陳思靜進行了多次協商并提出解決方案,讓她撤銷法院查封,我以住房抵押貸款,償還他們的債務,但是陳思靜非要求我以1角的高利息去民間借貸,先償還她的債務,再解封我的房產,然后讓我再去辦貸款償還高利息,此事我未同意!直到2018年11月,公司找到新的投資人,并重新組建,我也參與到公司管理,公司剛有了起色還未正式盈利,陳思靜三人聽到風聲,輪番組織人到公司進行騷擾、辱罵,打砸等方式逼債,我本人和公司給她們承諾,只要讓我們好好做生意賺了錢就立馬償還她們的債務,然而她們根本不聽,經常打電話威脅、辱罵我,逼我還債,搞得我心力交瘁,神情恍惚,從而無力上班,并且他們廣泛散播謠言,說我是詐騙犯,致使我的信譽嚴重受損,也致使新公司根本無法正常經營,虧損150余萬元,我本人精神也受到巨大傷害,以至到崩潰邊緣,如果死能解決這一切我只想一死了之……并且陳思靜在2018年12月初再次提出讓我貸款還債,并以不放心我自己貸款為由拿走我的所有證件(身份證、戶口本、離婚證),交由她本人去辦貸款,我多次索要,至今未歸還我所有證件! 他們這樣致使我沒有經濟來源,生活都靠兄弟姐妹接濟,但我要掙錢還債,今年5月又有朋友出資讓我租了一個小套間做生意,他們聽到消息后又上門辱罵,逼債,我為了還錢,一直在認真努力的做事,可他們經常上門騷擾每次上門無論我怎樣說好話,他們都不聽,居然說我是為了躲債一次一次的換地方,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19年7月18日,他們又到公司進行辱罵,并和我爆發了激烈的沖突,我本人身體受到了嚴重的傷害,這也讓我更舉步維艱,真是欲訴無門,欲哭無淚,無心生活也無法正常經營,每天都生活在提心吊膽中,隨時隨地擔心他們上門逼債。 我的目的和訴求,事情演變成今天,和陳思靜等人的債務關系發生在前面公司,她作為法律工作者,利用我之前沒有參與公司經營活動,不懂法律的缺陷給我私人下套,不明不白讓我背了一身債,而且以摧殘我身心健康的手段,來達到他們的目的,我現在是寸步難行,苦不堪言,很多時候只想一死了之,可我上有父母,下有兒女,我不想讓他們傷心難過,也不想讓他們覺得丟人,所以我只有咬牙強撐,我申請有律師援助,幫我求理清債權債務關系,絕不賴賬,但在這期間,他們要讓我能正常生活,正常經營,不要在明知我沒有償還能力的情況下,還以暴力的方式逼我還錢。且他們長達10個月的所作所為是否合法?給我的新公司造成的經濟損失和對我本人的精神損失,又該誰來負責?陳思靜經常說四川省公檢法她都有很硬的關系,我一下崗女工,外來人員無力與她抗衡,只有請求婦聯為我主持公道! 申訴人:李敏 身份證號:512929196808090020 手機號碼:13808219855 2019.07.26
        回復:

        你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7月30日,市婦聯信訪室工作人員與您聯系,詳細了解具體情況。因您所反映的案件債權債務法律關系比較復雜,為最大限度保護您的合法權益,建議您尋求專業律師提供法律服務或在當地法律援助機構申請法律援助,幫助您收集證據,向法院提起訴訟,依法主張您的合法權益。對于案件相關人員干擾您生活、工作的情況,您可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尋求幫助。 如有需要,您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直接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或12345市長公開電話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07月29日 16:27:25

        我我現任丈夫一家騙婚占房七年多,給我和女兒(前夫的)造成很大的傷害,無奈求助,要求他們離婚并賠償相應的費用!
        回復:

        你好!感謝你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7月15日,市婦聯工作人員與你進行了電話聯系,對你所反映情況答復如下:針對你丈夫不準你和女兒回家,并頻繁通過電話對你進行人身威脅的情況,建議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關于你希望離婚并賠償相應費用的問題,建議你與丈夫協商,如雙方能就財產分割、子女撫養等問題達成一致,可前往婚姻登記部門辦理離婚手續。如無法達成協議,可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訴訟中可以同時請求法院對共有的安置房屋進行分割。如有需要,你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直接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或12345市長公開電話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07月15日 11:37:13

        2014年因著原生家庭的突然攻擊,人生發生重大變化。并先后漂泊于北京上海,雖有技能傍身,但因著信任問題不但找不到工作,還欠下了十幾萬的債務,現在身上已經所剩不多。實在無力支撐在上海的生活,將于7月4日回到戶籍所在地成都。但想到2014年的遭遇和現在的困境,內心就極度不安,擔心自己的安全。想求助婦聯幫助。
        回復:

        你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為詳細了解相關情況,市婦聯工作人員于7月4日上午、下午分別與你進行了電話聯系,了解到您曾經與父母發生家庭矛盾,獨自一人到外省闖蕩,事業坎坷,且背負外債,現回成都希望和父母一同居住,但又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建議您可向父母居住小區的社區民警說明情況,進行報備;其次,回家后盡量跟父母坦誠溝通,化解彼此的心結,如您父母有過激行為,您可以及時報警。 如有需要,您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直接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或12345市長公開電話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07月03日 21:06:58

        我寶寶現在五個月,這五個月他父親就拿了5000,還是我要了很久的。關鍵是寶寶滿月以前我前后拿了一萬給他。寶寶兩個月因為先天性幽門肥厚還做了手術,他當時微信說,他不管,也管不著。后來打著和好的幌子,回家偷偷搬東西,基本都是他自己的,不過三金給我拿走了。他現在態度就是,說什么都管,其實他什么都不會管,一直不理,躲著。我希望強制離婚 離婚后兒子戶口隨我走,姓名也改了。
        回復:

        你好,感謝您對我們工作的信任與支持。為詳細了解相關情況,市婦聯工作人員于6月25日下午與你進行了電話聯系,您表示正在上班不方便接聽電話,會在方便時主動與我們聯系。歡迎您來電并希望能為您提供到幫助。如確有需要,也可在工作時間前往成都市錦江區東大路238號成都市婦聯“蓉姐對你說”信訪接待室,我們將為您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心理疏導、糾紛調解等服務。也可直接撥打市婦聯維權熱線86241138或12345市長公開電話進行咨詢。

        發表時間:2019年06月24日 17:23:13

        在線留言

        (請您將個人信息填寫至此,以便處理單位調查聯系,所有信息除工作人員其他人無權查看!)
        av鲁丝一区鲁丝二区鲁丝三区

        1. <li id="wp92n"><acronym id="wp92n"><cite id="wp92n"></cite></acronym></li>
            <button id="wp92n"><object id="wp92n"><input id="wp92n"></input></object></button>
            <span id="wp92n"></span>
            <th id="wp92n"></th>

              <th id="wp92n"></th>
              <tbody id="wp92n"><pre id="wp92n"></pre></tbody>
              <dd id="wp92n"><track id="wp92n"><dl id="wp92n"></dl></track></dd>
            1. <button id="wp92n"></button>
              <li id="wp92n"><object id="wp92n"></object></li>